看似无害的选择如何造成了一个有害的世界,这个故事为你讲述。

这些小可爱有一半是三角形,另一半是正方形,他们都有一点“种族图形主义”,但只有一点点, 实际上,他们 更愿意 处在不同的人群之间:

当他们对自己的邻居不满意的时候,你才可以把他们搬走。 一旦他们确定了自己的位置,你就不能移动他们,除非他们再次对自己的邻居不满意。 他们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则:

”如果我的邻居中,像我这样的形状不到三分之一,我就想搬家“


这是无害的,对吧? 每个图形都很高兴有一个不一样的邻居。 他们的小偏见肯定不会对整体社会的形态产生什么大影响吧? 行吧。

拖拽不开心的图形,直到没有图形是不开心的:
(先不要想太多,只要把它们移动到随机的空位即可。)

然后……我们的社会变得超级分裂了...这TM咋回事...

一个三角形社区是很欢迎一个正方形的, 但是如果正方形不感兴趣的话,他们也无能为力。 而有时一个社区内只有正方形。 如果没有一个三角形愿意留在这里,那也不是他们的错。

下面这个模拟器中,不开心的图形会自动移动到随机的空位。 还有一个图表记录了随着时间推移,种族形状分裂的程度。。

运行几次这个模拟器,看看会发生什么?

怎么回事?他们都是品行善良、三观端正的图形的啊。 然而,尽管每个图形只有一点点偏见,这个图形社会却会分崩离析。

小的个体偏见会导致大的群体偏见。

平等是一种不稳定的平衡。 哪怕是最微小的偏见,也能让整个社会超越临界点。 那么,如果让这些形状的偏见归零呢? (或者你感觉今天真倒霉,要把偏见值调大呢?)

使用滑块来调整形状的个体偏见:

注意到了嘛,当偏见增加到超过 33% 时,分裂的事情开始变得严重。 如果阈值调至 50% 呢? 对于一个不希望成为少数派的图形来说,这似乎是讲得通的。

所以你说,把每个人的偏见都降低到0,不就行了吗? 哈哈,不行。现实世界不是每天都调动公民,重新开始的。 每一天都是从前一天的状态开始的。

世界从分裂的状态开始。这时我们把偏见调低会发生什么?

看到了么?什么都 没有 发生。 没有融合的变化。 在一个曾经存在偏见的世界里,仅仅消除偏见是不够的。 我们需要更积极地措施。 如果每个图形主动寻求周围的多样性呢?

哇!即使每个图形最多可以拥有 90% 的像他们这样的邻居, 他们也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。 我们来改变所有图形的偏见程度(希望分开)和反偏见程度(希望融合), 我们将看到更大的效果。

假设世界从分裂状态开始,如果图形要求,自己的周围有那么一点点多样性,会怎样呢?

所要做的就是改变人们对可接受的环境的想法,就可以向好的方向发展。 所以各位,记住,这与三角形和正方形无关。 而是关于决定我们希望世界看起来像什么,并做出不懈的努力。

把他们都移动到这个五彩缤纷的「友情」之框吧。 F R I E N D S H I P
(提示:不是把他们直接拖拽到框里面,而是让他们成对地移动)

一开始,独自闯荡可能是孤独的。 但通过齐心协力,一步一步地践行,我们就会到达那个美好。

最后,终于有个大沙盒可以玩了。
总结:

1. 个体小偏见 → 群体大分裂
当某人说一种文化是xx主义时,他们并不是说其中的个人是xx主义者。他们不是在具体攻击你。

2. 过去的桎梏会限制当下
您卧室的地板不会因为你不再把食物碎渣掉落至地板上而变得干净。 创造平等的社会就像保持清洁的地板,这需要很多努力,并且需要持之以恒。

3. 在您的周围主动要求多样性
如果一个小的偏见能造成了现在的困局,那么小的反偏见可能能解决问题。 看看你的周围:你的朋友、你的同事、你所参加的会议。 如果你们全都是三角形,那么你就错过了生命中一些令人惊奇的正方形, 这对每个人都不公平。走出来,向远方的邻居们打声招呼吧。

感谢您和这篇博文互动。

我们这个萌萌的分离模拟器是基于曾经获得诺贝尔奖的博弈论专家 托马斯·谢林 (Thomas Schelling). 特别是他在1971年发表的论文 Dynamic Models of Segregation. 我们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,显示了即使是很小的对多样性的要求也能使一个区域融合得很好。 换言之,我们给了这个模型一个完美结局。

谢林的模型基本上囊括了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,但是当然现实世界会更加复杂。 您可能会对现实世界的数据感兴趣,那么请阅读以下 W. A. V. Clark 在1991年发表的论文。 A Test of the Schelling Segregation Model.

关于有组织的偏见,下面还有几个数学模型: Male-Female Differences: A Computer Simulation 这篇论文旨在论述小的性别歧视如何随着在职场地位的提高而叠加。 The Petrie Multiplier 这篇论文旨在论述为什么在科技领域,对性差别主义的攻击不是对男性的攻击。

今天的小故事大道理™ 是在自己周围要求哪怕一点点的多样性 可以对社会整体产生重要的改变。请参照以下页面 Plz Diversify Your Panel, 这是一个「当被邀请参加讨论小组时如果没有多样化的成员, 那么被邀请的代表大多数的成员拒绝其邀请」的请愿。

我们这个「可玩页面」是启发自 Bret Victor 的 Explorable Explanations 和 Ian Bogost 的 procedural rhetoric.


捐助多样化项目,我们需要您的协力
Black Girls Code - 旨在为黑人女孩提供编程课程
Girls Who Code - 旨在教高中女生编程
Code 2040 - 旨在帮助黑人和拉丁美洲人进入科技世界
Code Liberation - 免费的研究会,旨在帮助女性同胞们创作游戏
Ada Initiative - 协助参加开源和开源文化的女性



感谢这些协助我们公测的读者们:
Andrea, Astrid, Catherine, Chris, Emily, Glen, Jocelyn, Laura, Marc, Marko, Zak

在这些网站都有关于这篇页面的报道:
WIRED, Washington Post, BoingBoing, Creative Commons, KillScreen, JayIsGames, Hacker News, MetaFilter, New York Magazine, The Atlantic's CityLab

翻译:
西班牙语, 法语, 德语, 葡萄牙语(巴西)

衍生作品:
Polygons with Pentagons